[繪本] Cinderella 灰姑娘---Kveta Pacovska

by 1/03/2016 0 comments
一看封面就知道是柯薇塔的作品了吧~2015年六月在華山辦了柯薇塔的展覽(展覽介紹心得),配合展覽出版了三本柯薇塔的中文作品。這個展覽在台灣辦的很辛苦,書也賣的很辛苦呀。一來是因為早期出版的兩本中文早已絕版,除了少數童書界或設計領域人士之外,在台灣幾乎是知名度低,二來是因為在台灣繪本市場上,這種偏藝術的畫風市場接受不高,一般來說都還是走卡哇依或唯美風格較安全。

像這種畫風的確是一翻兩瞪眼,喜歡就喜歡,不喜歡我說再多、作者多知名得了多少大獎你也聽不進去;但多數時候,是家長決定「喜不喜歡」。之前帶活動時聽到小孩說:「這個畫家用色很大膽」,讓我覺得很開心,因為小孩有自己的想法,一種很直覺的視覺感受(不過這是付費活動,又再次感到父母重視&貧富差距所帶來的影響嗚嗚)。我常常覺得(尤其是去了歐洲之後)就是買書的大人和出版社「交互影響篩選」之下,台灣的美感教育還停滯在某一個階段。有的人可能會覺得我也很挑很愛「篩選」阿~但一般而言我對「畫風」的接受度是很高的,有時就算不喜歡也會因為畫風或媒材特別而買下當參考資料。挑剔多半是真的畫有待加強、完成度不高的。而且我是要自己看的當然是買我自己喜歡的畫風咩!但如果是孩子的話應該要多給予不同的刺激。套句我認識的一位留法畫廊老闆說的話:家長用自己的眼光篩選,覺得如果自己不懂或不知道怎麼解釋給孩子聽,就不給孩子這些東西,就是給孩子畫下無形的限制,那孩子也有可能因此無法超越爸媽的成就(比如說無字書,就常聽到很多爸媽說不知道怎麼讀所以乾脆不買)。他舉了他自己的例子:小時候他爸媽把雜誌裡梵谷的畫剪下來當壁紙貼在牆上,雖然他爸媽不懂那是什麼也不會欣賞。但他從小因為看著這些美麗的圖而對他人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後來就去法國留學專攻藝術。

以下就當作是大家都還能接受這種畫風的前提之下的介紹文。文本其實大家都知道了,柯薇塔版本的有些小細節不同,結局也有點不同(還多了兩段啟示)文字量多,但圖的主張更為強烈,常常都是跨頁的圖沒有任何文字,把文字擠到某幾頁中,所以有時會一整頁都是滿滿的文字。大人自己鑑賞的話可先看圖再看文字,親子共讀建議最好先讓小孩知道故事再來看這本充滿作者創意的版本(要很有想像力才看得懂哦)。

拍了幾張英文版和中文版的比較圖,基本上沒有色差的問題。
(文字上也有圖,擺明就沒有要讓你看文字的意思阿哈哈)








所有的文字裡覺得這個啟示二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你會發現這個啟示非常有用!不論擁有多少靈巧機智,慧黠頭腦,勇氣毅力,好出身和高學歷,以及上天賜予的所有天賦。即使妳有再多的善良與仁慈,想要成功,妳還需要一個條件!想在舞會上成為絕世美女,想要在競爭中托穎而出,想在賽局中拔頭籌......妳還需要一個條件!妳還得有一位「神仙教母」!

跟「醜小鴨長大變成天鵝不是因為他本身的努力,而是因為他爸媽就是天鵝」一樣充滿了負能量阿~~~~~~~~~~真是警世名言!!



其他Kveta Pacovská作品或介紹


另外一篇賴嘉綾老師寫的「繪本試聽室/成為灰姑娘……的教母?」的文章也給大家參考。(為了避免日後連結失效,全文轉貼如下)

2015-07-23 09:10 聯合報 文/賴嘉綾

一九九二年安徒生獎得主柯薇塔(Kveta Pacovska)女士帶著作品來到台北展出,我收到她經紀人寄來的邀請函,呼朋引伴地跑去湊熱鬧。他們以畫展的方式開幕,不僅早上有記者會,下午有點心趴,吃完東西還請柯薇塔當場解釋作品。她應該是第一位在台灣得到如此禮遇的繪本創作家。
因為展出原畫的色彩、層次感實在太令人震撼和感動了,於是我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將家中有關她的書重新整理,檢查遺漏了什麼,一本一本仔細翻讀。
灰姑娘童話的現代詮釋
她的書乍看每一本都神似,有著搶眼的紅色主題、不規則出現的銀色拼貼,以及幾何形狀的搭配。但看了展之後,整個輪廓變得更清楚了。就像旅行前看地圖老是看不懂,但是到了當地,自己一邊走一邊看,地圖上的東南西北自然清楚。而看展也是如此,看書沒看懂的部分,在展場裡很容易就一目了然。
在整個展覽中,最令人驚豔的是《灰姑娘》這本書的原畫,以及放在現場的一隻大鞋。對現代女孩來說,灰姑娘一直是個不容易認同的故事。女孩們總是質疑:「為什麼繼母可以要她做那麼多事?」「她不會逃走嗎?」「怎麼可能和一個不認識的人結婚?」「為什麼要原諒欺負自己的人?」「男生只看女生好看不好看?穿得漂不漂亮?」結婚對男孩女孩都是一件大事,豈是一場舞會就可以決定的!
童話故事太天真了,但是柯薇塔卻找到了現代化的詮釋方式,從古典王子公主童話到現代抽象,她讓整本書充滿想像,也展現她精采的現代女性觀點。
這個被現代女權杖轟的王子公主故事,在柯薇塔的筆下,主角成了一位仁慈寬厚的女士。
這位被繼母和兩位姊姊關在家裡做家事的美麗女孩,因為神奇的教母將小老鼠變成駿馬、大老鼠變成車伕、蜥蜴變成男僕,加上神奇的華服,成為一位雍容華貴的公主,也成為王子眼中無可替代的對象。縱使曾經備受欺負,女孩最後還是將她的兩位姊姊介紹給皇宮裡的貴族,成為親戚。
柯薇塔知道這樣的故事無法說服現代的讀者,甚至是她自己。所以,最後她加入了兩段故事啟示:只有美貌是無法勝任王子配偶的,女孩需要美德。而除了美貌、美德,女孩還需要有個點石成金、點蜥蜴成僕人、點老鼠成駿馬的教母。那,何不讓女孩們夢想成為那位教母?無求於人,又可以助人。

《灰姑娘》內頁。 圖/閣林文創提供

不停滯的創作者之心
除了《灰姑娘》之外,我還喜歡她早期創作的《One, Five, Ten》(新版為《Number Circus: 1-10 and Back Again!》)。這本書充滿玩趣,玩數字、玩材料、玩形狀、玩顏色。另外,立體的字母書《Alphabet》在每一頁有不同的呈現方式,將二十六個字母以翻折變得立體,或打凸、壓凹,還有PQR疊在一起的聯想。她的想像無邊際,翻開每一頁都是驚喜,沒有重複的點子。看這本書只能讚嘆柯薇塔的書向來完全不計成本製造,即使不完全看得懂都想帶回家。
我喜歡將繪本的文字和畫面分開讀,算是一種遊戲。一種方式是把文字遮起來,看圖說故事,不一定要用無字書才可以講故事;另一種方式是把文字挑出來,另外自己配圖,可以是自己畫的或是到圖庫挑選。文本如果與不同繪者合作,就能展現出完全不同的風格。
柯薇塔的床邊怪物也與眾不同,最近一本《我的床邊怪物》裡面有一隻會變大變小又會飛的怪物。這是一個為孩子量身打造的怪物,可以縮小躲起來,不讓爸爸媽媽看見;而當小孩睡不著時,怪物就變大,帶著孩子飛出去探險;遇到危險又可以縮小,偷偷溜走……需要的時候就會出現,不需要的時候也可以好好收藏,讓讀者享受現實生活中難得的「呼之即來」的樂趣。
見到柯薇塔本人是件令人歡喜的事,她已經八十七歲了,還可以從捷克飛到台北。她花白的髮下,穿著蕾絲花邊的襯衫,手上纏著好多層的手鍊,踏著輕快的步伐。我想,這是給任何年紀的讀者最好的鼓勵,創作者不停滯的心和不顧忌年齡但能顧及場合的穿著。而其中最最感動我的是:她所謂的藝術家精神,就是要工作到人生的最後一天。



熱愛童趣但不失深邃的文字與圖畫,偶爾客串中文與外文的中間人,生命大都在童書裡漫步。夢想當一位童書圖書館館長,目前正在夢想的路上。

0 comments:

張貼留言